caecus

爱写日记的无知少女

孤独患者

我去的时候,她正坐在里屋的榻榻米上,藏蓝色和服典雅大方,刺绣龙凤盘旋交错栩栩如生,两鬓斑白掩盖不了她的绝代风华。我直愣站在门口,透过暖帘随风扬起的缝隙往里瞄,她的脸若隐若现,那种感觉我至今还记得,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惊艳,一眼万年。

她伸出两指捏紧把手拎起小壶,手指干净纤长直叫人想起一句话“指若削葱根”。听着热水淋洒在干瘪茶叶上的声音,看着叶片逐渐舒展,茶香四溢。

她用茶杯盖轻轻拂去漂浮在水面的茶叶,在杯口微微抿了一下后,睫毛轻颤张开眼睛正视着我,眼神像是一枚绣花针挑开了前方密麻的丝线直直的扎我心间,凉薄的让我心颤。

她轻轻唤着我名字,我不知道她从何得知。她又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,我依偎在了她的身侧,一切像梦一样却又如此真实。她呢喃着不知谁的过去,有叹息有不经意的嘴角上扬,眼角细纹被牵动皱在一起。天色渐暗,她抬起手将碎发顺拢在耳后,又低头在我的额间落下一吻,便挥手让我离开了。

以后再去终究还是见不到她了,她不知去向了何处,估计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。倒是我从第一眼就败的一塌糊涂,将这辈子剩余的光阴全部赔了进去。我不后悔,当你看见了光明,就不愿再回到黑暗,因此我从不将就。
也不知是过去了多少个年头,我两鬓和那时的她一样布满银丝,孤独了一生,便想着冲动一回。

穿上自己根据模糊记忆一针一线缝出的藏蓝色和服,再去到当年那家小饭店,坐在她曾经坐的地方,一切仿佛还像当初,我像极了她,却又不学不会她骨子里的讲究。捏起小壶冲泡茶叶轻抿一口,抬首居然望见门边站着一个小姑娘,明眸皓齿俩小辫垂在胸前,模样像极了当初的自己,不自觉张嘴唤起了自己的名字,想当年那女人一样,招呼着小丫头依偎在我身边。

她的眼睛清澈干净,像是一潭泉水滋润着我干涸的心。我讲起了我的执着,天色渐暗,千言万语便化作一句: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我拢齐耳边碎发,在她额间轻轻一吻,便让她离去了。

而我踏上了漫无目的的旅途。

评论